【木丸】Side-by-Side 番外 Chapter 1

食言而肥的我_(:з」∠)_说好的不知道有没有的番外呢?

想不出来标题干脆用歌名

OOC!OOC!OOC!注意!

=======================


番外 Chapter 1

 

 

 

 

网球部青春期的男生们聚在一起聊天的时候,不免得聊到了喜欢这件事情,关于碰到自己喜欢的人的时候会有什么反应,丸井的回答是“有喜欢的人当然就去追。”

而丸井也是这么做的。

 

 

 

在U-17合宿结束的前一天晚上,丸井一边和芥川向日两个人分掉最后剩下的一点零食,一边和木手发消息。

『明天就是最后一天了,以后没机会跟丸井君搭档双打了吧。』

“木手烈会怀念跟我的双打吗?”

『不,和丸井君的双打实在是太惨烈了,我并不想再有下次。』

“真是口是心非,木手烈明明很喜欢跟我的双打不是吗?”

隔了很久,木手才发过来一条消息,『很晚了,丸井君晚安。』

“丸井君,你有听到我说的吗?”因为丸井忙着发消息,一边的芥川有些不满的鼓起了嘴。

“啊?有啊有啊,”顺手把一根Pocky塞到芥川嘴里,丸井点了点头,“我有在听啊。”

“明明没有在听。”向日不满的说道,看到芥川因为被丸井喂了一根Pocky就满足的笑开花的样子更不满了,狠狠的拍了芥川的后脑,“慈郎你也太容易满足了!”

“可是在丸井君身边我已经很开心了。”眨巴着双眼,芥川一脸无辜的样子让向日无力的扶住了额头。

没有在意芥川和向日在说什么,丸井拿着手机盯着木手发过来的消息,突然笑了。

 

 

 

整理完行李,丸井把自己的行李丢给了隔壁203室的桑原,在桑原追问自己要去干吗的时候挥了挥手,“解决终身大事。”

摸不着头脑,被丸井命令习惯了,桑原只能叹了口气认命的去把自己和丸井的行李一起拿到巴士车上。

顺着走廊一直走到最里面,丸井敲了敲220室的门。

隔着门都能听到里面一片乱糟糟的声音。

隔了几秒,门被打开了,甲斐的脑袋露了出来,“是立海大的丸井君?来找永四郎的吗?”

点了点头,丸井跟着甲斐进了门,看着屋内乱成一团的样子,看向站在一边监督其他人整理行李的木手,“木手烈有空吗?”

“丸井君找我有事?”

“对,可以出来说话吗?”

“……可以,”木手把自己已经整理好的行李放在了地上,嘱咐甲斐记得带上车,才跟丸井一前一后的出了房间。

 

 

 

两个人一路都没有说话,木手跟在沉默的丸井身后,狐疑的盯着丸井的背影。

一直走到空无一人的训练场,丸井突然转过身。

“木手烈我喜欢你。”

“可以跟我交往吗?”

木手推了推眼镜,视线在四周巡视了一圈,“丸井君是什么游戏输了的惩罚吗?”

“不,我是说认真的。”丸井认真的盯着木手双眼,没有丝毫开玩笑的样子。

盯着丸井看了好一会儿,木手还是看不出丸井到底想怎样,又不像是故意来整自己,“丸井君这个要求也太突然了。”

“虽然有些突然,但是我是认真的。”

“丸井君喜欢我?”

“对,”点了点头,因为迎着太阳,刺眼的阳光晒得丸井忍不住眨了眨眼睛,“我喜欢你。”

“……丸井君的喜欢也太突然了。”

“木手烈要拒绝我吗?”

换成别人,木手是说得出拒绝的话的,但是面对着丸井的时候,木手到嘴边的话,却怎么也说不出口。

脑海里突然浮现如果自己拒绝了丸井,丸井失落的样子。

木手不知道心里突然出现的酸涩感觉是什么,木手承认跟丸井的双打是他觉得最不一样的双打,在他的心里的确对丸井有不一样的情绪,但是木手不知道那样的感觉到底是不是喜欢。

“不拒绝我的话,就是同意了。”

听到丸井的话,木手紧紧的盯着丸井的双眸,似乎想要从那双眼睛里看出什么一般。

“一、二、三,时间到,木手烈没有拒绝我,那就是同意跟我交往了。”

忍不住弯了弯嘴角,木手都没有意识到自己语气里的无奈带着一丝宠溺,“丸井君原来是这么专制的人吗?”

“被你发现了?”丸井从口袋里掏出一块口香糖塞进嘴里,酸甜的味道让过快的心跳慢慢平静下来,“我还有很多你不知道的事情,木手烈要了解吗?”

“……”呼出一口气,木手轻摇了头,“真是败给丸井君了。”

“那木手烈就是同意了?”

“我有拒绝的余地吗?”

“当然,”丸井吹了个浅绿色的泡泡,“没有。”

“これからしくよろ。”

 

 

 

大概因为一个人的时候特别容易想多,木手靠在飘窗上,腿上放着的书一点都没看进去,丸井跟仁王上课去了,公寓里只剩下自己一个人。

平时都是自己的课业多,每次回到公寓,丸井都在,现在只有自己的时候,木手突然觉得房间里安静的不习惯。

看书看着看着就不小心睡着了,醒过来想起梦到了当初丸井和自己告白的时候,木手想应该那个时候自己已经喜欢上丸井了,不然怎么会舍不得那个人露出一丝伤心的情绪。

对于木手来说,丸井大概是第一个除了比嘉中的人以外认为自己是好人的存在,明明才被自己伤害过,下一秒还是愿意相信自己。

木手并不后悔自己当初和君岛的交易,相对应的,木手觉得丸井也不会后悔和君岛的交易,明明处于背叛和背叛交织之间,两个人居然还能继续相处下去,木手也是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就算是为了丸井挡住了远野的攻击一直到自己倒下去,木手也不觉得这样可以扯平背叛的事情。

但是丸井在这之后不但没有对木手露出任何不悦的情绪,就连立海的其他人在表现出对木手的敌意的时候,丸井都会站在自己这边维护自己。

被誉为刺客并不代表木手的心是石头做的的,丸井做了什么木手一清二楚。

被人维护的感觉,似乎也不错。

弯起嘴角,木手把腿上的书放在了一边,还没愈合的耳洞有些疼,木手摸了摸右边的耳垂。

前几天丸井神秘兮兮的带着木手去了一家饰品店,挑选了一对耳钉,付完钱以后拖着木手去打了耳洞,又亲手把刚买的耳钉戴在了木手耳垂上。

“丸井君?”

“这样你就是我的了。”

虽然已经习惯了丸井的直球出击,木手还是咳了一声。

“那丸井君的耳钉也应该我来帮你戴吧。”按住丸井准备戴耳钉的手,木手轻轻的把耳针穿过了还渗着血珠的耳洞。

“耳钉的钱,我付一半给丸井君吧。”

“为什么?”

看着有些炸毛的丸井,木手凑到丸井耳边,轻声说道,“我付的可是丸井君带着的一半。”

瞬间心情从阴转晴,丸井弯起嘴角笑了起来,“好。”

“那丸井君可以跟我一起回家了吗?”向着丸井伸出手,木手牵住了丸井的手。

“好。”


评论(5)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