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堂】笙歌 Chapter 25

没有什么用的ABO设定

修罗场(肯定有)跟锅都是我的 勿上升真人

ALL堂 良堂熙堂华堂一定有 后续增加不确定 

OOC!OOC!OOC!注意!

=======================

Chapter 25

 

 

 

 

“你、你能先出去吗?”冷静不下来,手颤抖的厉害,孟鹤堂怎么也想不到一觉睡醒会面对这么复杂的事情。

“对不起……”从孟鹤堂背后抱住了他,何九华的下巴支在孟鹤堂的肩膀上,“我知道这个时候你想一个人待着,可是你现在在发情期,这里人再少也有不少人……”

被何九华一说,孟鹤...

【all堂】笙歌 Chapter 24

没有什么用的ABO设定

修罗场(肯定有)跟锅都是我的 勿上升真人

ALL堂 良堂熙堂华堂一定有 后续增加不确定 

OOC!OOC!OOC!注意!

=======================

Chapter 24


“孟、孟鹤堂?你不是摘除腺体了吗?”嘴里问的话没有得到任何回应,尚九熙看着孟鹤堂躺在地板上,身侧还有玻璃碎片。

“救我……”无力的伸出了手,孟鹤堂的手挥了一个空。


意识已经不清晰,孟鹤堂只觉得闻到了一股Alpha的信...

【all堂】笙歌 Chapter 23

没有什么用的ABO设定

修罗场(肯定有)跟锅都是我的 勿上升真人

ALL堂 良堂熙堂华堂一定有 后续增加不确定 

OOC!OOC!OOC!注意!

=======================

Chapter 23


“等等……”在郭麒麟打完电话找了助手准备消毒进手术室的时候,何九华又开口了。

“干吗?你后悔了?”怕何九华反悔,郭麒麟挡在了手术室门口。

“手术做完多久会恢复?”

歪着头想了一会儿,郭麒麟才开口,“如果只是手术线系上的话,估计两三天就能恢复,要是切断的话,快的话...

总算到家了_(:з)∠)_
加上旅游太累了
还好西安值得嘤嘤嘤嘤
以及狗应援真快乐ớ ₃ờ

心满意足……但是觉得明天爬不起来了嘤嘤嘤嘤

【all堂】笙歌 Chapter 22

没有心情不好 但是又要失踪啦~我要去狗现场啦~

没有什么用的ABO设定

修罗场(肯定有)跟锅都是我的 勿上升真人

ALL堂 良堂熙堂华堂一定有 后续增加不确定 

OOC!OOC!OOC!注意!

=======================

Chapter 22


车还开在路上,何九华突然觉得有些异常,车厢里的呼吸声有些不对劲,分神瞄了一眼副驾驶座上的孟鹤堂,下一秒就把车靠边停下。

手掌碰到孟鹤堂额头,何九华被过高的温度吓了一跳。

“小孟?小孟?”推了推孟鹤堂的肩膀...

【all堂】笙歌 Chapter 21

心情不好 失踪几天

没有什么用的ABO设定

修罗场(肯定有)跟锅都是我的 勿上升真人

ALL堂 良堂熙堂华堂一定有 后续增加不确定 

OOC!OOC!OOC!注意!

=======================

Chapter 21


海水没过了膝盖,孟鹤堂紧张的整个人都僵硬了。

“别怕别怕,”何九华面对着孟鹤堂,背对着大海,“我拉着你。”

海底的砂松软的可以盖住脚尖,孟鹤堂害怕,连往前走都不是跨着步,而是贴着海底一点一点的往前挪动。

“你这么再走几步都要陷进去...

【all堂】笙歌 Chapter 20

没有什么用的ABO设定

修罗场(肯定有)跟锅都是我的 勿上升真人

ALL堂 良堂熙堂华堂一定有 后续增加不确定 

OOC!OOC!OOC!注意!

=======================

Chapter 20


第一个知道何九华跟周九良分手了的人是尚九熙。

从何九华口中说出分手两个字的时候,尚九熙瞬间以为自己听错了。

“什么?”

“我说我跟周九良分手了。”

“为什么?”心里明明开心的不得了,可尚九熙还要隐藏着内心的喜悦,露出一副疑惑和着急的样子,“你们俩好端端的闹什么...

【all堂】笙歌 Chapter 19

没有什么用的ABO设定

修罗场(肯定有)跟锅都是我的 勿上升真人

ALL堂 良堂熙堂华堂一定有 后续增加不确定 

OOC!OOC!OOC!注意!

=======================

Chapter 19


孟鹤堂隐去了男主角除了自己另外一个是周九良,只用一个“他”字代替掉周九良三个字。


在孟鹤堂说完话后,很长一段时间,两个人都没有开口。


看着默默抽了好几根烟的何九华,孟鹤...

【all堂】笙歌 Chapter 18

没有什么用的ABO设定

修罗场(肯定有)跟锅都是我的 勿上升真人

ALL堂 良堂熙堂华堂一定有 后续增加不确定 

OOC!OOC!OOC!注意!

=======================

Chapter 18


在周九良踏出家的那一刹那,孟鹤堂知道周九良再也不会回来了。

没关系,反正这里我也不要了。


从长途汽车上下来,天色已经快黑了,孟鹤堂头晕脑胀,大巴车上因为不通风,难闻的味道跟信息素混合在一起,说不出的难受。

“对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