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丸】Side-by-Side 番外 Chapter 9

唔……番外居然能越写越长_(:з」∠)_

想不出来标题干脆用歌名

OOC!OOC!OOC!注意!

=======================

Chapter 9

 

 

 

 

丸井是被木手的电话铃声吵醒的,迷迷糊糊的睁开眼,木手看到丸井被吵醒了,抱歉的捂住了手机,快速走到卧室外面接电话。

没过多久,木手就回到了房间,丸井伸出手搂住了木手的腰,打了个哈欠。

“大早上的谁?”床头柜上的闹钟显示现在已经是上午十点了,对于昨晚被折腾了大半夜累的睡着的丸井来说,不睡到过中午都不能算睡饱了。

“甲斐君,他说他刚好来东京出差,本来今天要回冲绳的,但是临时有事不回去了。”

“他问有没有时间跟我们吃个饭。”

“行啊,”丸井蹭了蹭木手肩膀,整个人跟树袋熊一样攀在木手身上,“中午还是晚上?”

“晚上。”

“那就让我再睡一会儿,困……”

看着丸井略带倦意的样子,木手也知道自己昨晚把他折腾的狠了,拨开丸井凌乱的刘海,亲了亲他光洁的额头。

 

 

 

再次睡醒已经是三个小时后了,丸井是被食物的味道弄醒的。

坐起身伸了个懒腰,滑落的床单下露出了带着青紫吻痕的身体,腰也隐隐泛着酸痛。

心里抱怨着下次再也不要上木手的当了,丸井从床边拿过睡衣穿好,这才慢吞吞的走出卧室。

洗漱完毕也清醒了,丸井走向厨房,木手正在认真的做菜,恶作剧的心理突然跑了出来,快步冲了过去,趁着木手还没反应过来整个人跳到木手背上。

“……丸井君……别闹了……”被丸井吓了一跳,木手反手扶住了丸井的腰,生怕丸井摔下来。

趴在木手背上,丸井伸出脑袋,“今天吃什么?”

“生姜烧肉、天妇罗、炸猪排还有烤鱼。”

在木手报菜名的时候,丸井的肚子已经开始咕咕叫了,“还要多久才能吃?”

“再过十分钟就好了,丸井君可以去把洗完的衣服拿去晒了。”拍拍丸井的屁股,木手示意丸井不要留在厨房捣乱了。

从木手口袋里拿了块口香糖丢到嘴里,丸井一边嚼着一边晃悠悠的去晒衣服。

 

 

 

吃过中饭,木手在厨房洗碗的时候,丸井已经从冰箱里拿了材料开始做甜点了。

把最后一个碗放进了消毒柜,木手擦干了手走到丸井身后,抱住了丸井的腰,“丸井君在做什么?”

“可丽饼,木手帮我切水果吧。”材料都是前一天准备好的,丸井本来昨晚就想做,因为木手一直没回家就把半成品丢进了冰箱。

在丸井认真煎饼皮的时候,木手把切好的水果端了过来,拿起一颗蓝莓塞进了丸井嘴里。

“这次的蓝莓好吃,木手烈下次记得再买点。”双手都忙着没空,木手便拿着签子插起水果喂给丸井。

 

 

 

在煎的金黄色的饼皮上面挤上奶油,洒满水果块以后卷了起来,丸井把做好的可丽饼放在木手端着的盘子上面,木手则是拿着巧克力酱挤在可丽饼上。

因为刚吃过中饭没有多久,丸井只做了几个,当然他自己那份要比木手那份大得多。

木手已经端着盘子去了客厅,丸井想了想,又从冰箱里拿了一盒冰激凌,挖了两个大球塞在可丽饼顶端,才心满意足的端着盘子跟着去了客厅。

“今天的可丽饼似乎没有之前那么甜?”咬了几口,木手突然说道。

“嗯,”大大的咬了一口,香草冰激凌的甜味在唇齿间弥漫开,丸井含糊不清的回答,“不是你上次看了我的体检报告说血糖偏高,所以要限制我的甜食么?我只能少放糖了。”

伸出手指抹掉丸井嘴角染到的奶油,木手舔了舔手指。

丸井盯着木手看了几秒,突然用手指沾了奶油猛的擦在木手脸颊上。

“……丸井君,奶油不是这么浪费的。”对于丸井偶尔的孩子气,木手也早就习惯了,身体前倾准备越过丸井去拿纸巾,丸井突然凑上来把木手脸颊上的奶油舔掉了。

伸出舌尖又舔了舔嘴唇,丸井笑得一脸得意,“这样就不浪费了。”

 

 

 

要不是晚上跟甲斐约了见面,休息日的下午两个人就能从沙发上一路滚到床上。

吻得难舍难分的时候,丸井还是推开了木手,端起自己还没吃完的可丽饼,“啊,冰淇淋都化了。”

“在丸井君心里我还没有冰激凌重要吗?”

“当然不是,木手烈是最重要的。”

 

 

 

“永四郎!”远远的看到了木手和丸井,甲斐兴奋的挥了挥手。

“甲斐君你太吵了。”人群里木手侧身拉过了丸井,避免了和别人冲撞,走到甲斐面前。

“谁让你们来的那么晚,我等了好久了。”

“都怪木手烈,车子没油了也不记得去加油,”丸井吹了个泡泡,歪了歪头,“甲斐君没有带礼物吗?”

“……”甲斐从身后拿出一个袋子递给了丸井,“步沙翁的梦幻沙翁,我可是排了一个小时的队才买到的。”

“Thank you。”

凑到抱着满满一袋的甜点的丸井身边,甲斐压低了声音,“里面还有新出的限定口味金楚糕,永四郎说糖分太高了本来不让我给你带,我偷偷买了两盒给你。”

拍了拍甲斐的肩膀,丸井也跟着压低了声音,“就当做是秘密了。”

“丸井君,甲斐君当着我的面说悄悄话似乎不太好吧?”

木手一句话马上让两个人站直了身体,假装什么都没有发过似的,丸井回到木手身边,歪着头看向木手,“木手烈吃醋了吗?”

“……”

 

 

 

选了一家东京特色的料理店,丸井拿着菜单点了一大堆,让甲斐不由得多看了几眼。

“丸井胃口还是这么好。”甲斐还记得国中时候第一次见到丸井是在冲绳的大胃王比赛,跟田仁志的胃口不分上下的人也是少见,只是当时怎么也想不到只是见过一面的人最后会跟自己的竹马在一起。

丸井本来想多点几块蛋糕,但是在木手的视线下,只能点了一份。

趁着丸井去洗手间的空档,甲斐凑近了木手,“永四郎,你跟丸井怎么样了?”

“就甲斐君看到的这样。”木手把服务员端上来的甜品放在了丸井那边。

“那……你还是不肯回冲绳吗?”

“甲斐君,这件事情请不要提。”木手的手停顿了一下,视线略带严肃的看向甲斐。

动了动嘴唇,甲斐还是忍不住开口,“可是你已经三年没有回冲绳了。”

“伯母前几天找我了,问我你在东京怎么样,她说伯父的态度也缓和了,没有那么抵触了。”

“什么时候回趟冲绳吧,伯父伯母已经后悔了。”

“……再说吧,甲斐君,请不要让丸井君知道这件事情。”

“为什么?”甲斐忍不住加大了声音,“永四郎为了丸井跟家里闹翻了这么大的事情都瞒着他?!”

“我自己的事情我自己有考虑,如果让他知道的话他会觉得愧疚与我,我不希望让丸井君知道这些。”

“他只要知道跟我在一起很开心就足够了。”

“其他的一切,我会承担下来。”


评论(4)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