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丸】Side-by-Side 番外 Chapter 6

好吧……我觉得大概……真的算写完了?

想不出来标题干脆用歌名

OOC!OOC!OOC!注意!

=======================

Chapter 6

 

 

 

 

站在门口,丸井的手才刚伸到口袋里准备找钥匙,门就打开了,木手站在门后。

“ただいま。”把手上拿着的纸盒递给了木手,丸井弯下腰换鞋子。

“お帰りなさい,”看了一眼纸盒上的店名,木手顺手关上门,“丸井君去东京了?”

“嗯,有点事情去了趟东京,仁王呢?”

“仁王君早上说今天要在学校熬夜画图,不回来了。”

 

 

 

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一般,丸井回房间换了衣服,木手则是在阳台上晒衣服。

略微有些心虚,丸井跟着木手一起做了家务。

午餐是木手做的豚骨拉面,虽然不像拉面店里的那么美味,丸井依旧吃得一干二净。

木手在厨房洗碗的时候,丸井一直站在厨房门口看着木手的背影。

把碗筷放进了橱柜,木手擦了擦手,看向丸井,“丸井君有什么要跟我谈的?”

“那我能先问木手烈之前说的要跟我谈一谈是要谈什么吗?”

推了推眼镜,木手有些无奈,“丸井君确定要在厨房说吗?”

 

 

 

虽然知道仁王不会回家,两个人还是回了自己的卧室。

丸井坐在飘窗上,窗台上放着木手的烟,丸井抽了一根点燃。

刚抽了一口,木手也跟着拿了根烟,没有用打火机点燃,直接从丸井点着的烟头上借了火。

因为今天没有出门,木手也没有把头发梳上去,刘海盖下来略微挡住了眼睛。

“现在木手烈可以告诉我要跟我谈什么吗?”

“……”微微侧过头吐了口烟,木手看向丸井,“我怕说实话丸井君会生气。”

“就算我要生气也要先知道木手烈你到底要跟我说什么吧?”紧紧的盯着木手的双眼,丸井似乎想从木手眼里看出什么一般。

“原来想跟丸井君商量搬家的事情,但是考虑过后还是觉得再过一年等丸井君毕业了再搬家。”

“因为工作的原因?”

点了点头,木手把烟灰弹在烟灰缸里,又把烟灰缸往丸井坐着的方向推了推,“刚开始觉得东京神奈川两地跑有些累,但是现在实习工作也上手了,两地跑也不是问题了。”

“为什么一开始不跟我商量?”

“……”木手把烟按灭在烟灰缸里,看向丸井,“如果跟丸井君提出搬家的话,丸井君会迁就我的对吧?”

看到丸井点了点头,木手继续说道,“但是这样对丸井君不公平,这边有你的家人你的朋友,如果丸井君跟我走了,会孤单的。”

突然的怒气充满了丸井内心,丸井猛的抓住木手胸前的衣服,逼着木手凑到自己面前,“所以你就准备什么都不告诉我?”

“木手烈我不知道你是太了解我还是完全不了解我,我在你心里只是一个需要你迁就的对象吗?”

“不……”

“我们是平等的不是吗?为什么你心里在想什么都不愿意告诉我?”

“难道我只是你的负担吗?!”

明明不想哭的,不像让木手觉得自己像个女孩子一般用眼泪来解决问题,丸井一想到之前担心的木手准备一个人去东京的事情,就觉得委屈的不行。

“丸井君不是我的负担,”叹了口气,木手抱住了丸井的肩膀,“我只是不想让丸井君担心的太多。”

“可是你这样只会让我更担心你,”紧紧的抓住木手衣服的下摆,丸井整个人微微颤抖着,“说什么担心我要迁就你,一直迁就我的人明明是木手烈你一个人……”

“神奈川对我来说有我的家人我的朋友,可是在这里木手烈只有我一个人不是吗?”

“我们应该是最亲近的人,为什么不能对我坦率一点,烦恼也好,担心也好,我们不是可以一起面对的吗?”

“什么都不告诉我,在你心里我到底是什么?只能和你同甘不能共苦的吗?”

木手收紧了手臂,怀里的丸井开始挣扎,发现挣脱不开以后丸井报复一般的把眼泪胡乱的擦在木手胸前的衣服上。

“我只是不想让丸井君担心……”

“这样只会让我更担心!”从木手怀里抬起头,丸井的双眼通红。

“对不起,”低下头亲了亲丸井红肿的双眼,木手也有些歉意,为丸井考虑太多却没有考虑丸井是不是愿意自己一昧的妥协让步,“我保证以后不会再这样了。”

 

 

 

等到丸井的情绪平静了一点,木手推了推有些下滑的眼镜,“那我现在可以问丸井君要跟我谈的是什么了吗?”

揉了揉鼻尖,丸井仰起头,手指勾住了木手的手指,“我们搬去东京吧。”

看到木手露出惊讶的表情,丸井忍不住笑了一声,手指插在木手指缝间,十指交缠,“我这边定下了实习,地点在东京。”

“这样就可以跟木手烈一起去东京了。”

 

 

 

搬家的那天,仁王看着搬家公司的人把两个人的行李从公寓里搬出去,走到还和木手说话的丸井身边,搭了上去,“看来我最着急的是要再找个合租的室友了。”

“抱歉……”跟仁王住了这么些年,自己搬走了的话只剩下仁王了。

用力揉了揉丸井的头发,仁王翘起了嘴角,“开玩笑的,这间房间会给你留着的,哪天你跟木手吵架了随时可以回来。”

“我才不会跟木手烈吵架。”

“仁王君还是准备找个室友吧。”

看着异口同声开口的两个人,仁王啧了一声,凑到丸井耳边,压低了声音,“要是木手欺负你了跟我说,我帮你出气。”

 

 

 

毕业典礼的那天,木手陪着丸井一起回了立海大学。

勉勉强强毕业的切原拿着毕业证书低着头听真田的训话。

“还好赤也不准备继续读研究生,不然还得被真田骂两年。”小声的跟木手吐槽,丸井顺手把准备揉自己头发的仁王拍开。

 

 

 

因为切原顺利毕业这种喜事,连不在立海大学就读的柳生和桑原也赶了过来。

一群人吵吵闹闹的往定了位置的烤肉店走去,丸井还在跟仁王斗嘴的时候幸村走到了丸井身边。

“文太,恭喜毕业。”

“谢谢,以后就是社会人了,总觉得有点舍不得。”

拍了拍丸井肩膀,幸村看了一眼在丸井另一边的木手,“有木手君陪着你,也不会孤单吧。”

 

 

 

不像高中毕业的时候大家都没成年,这次终于可以光明正大的喝酒了。

丸井跟切原敬了一圈酒,好不容易坐回到位置上,木手就把一杯和酒差不多的液体推到了丸井面前,“只是饮料,丸井君不要喝太多酒。”

“诶,为什么木手前辈也在?”切原迟钝的反应过来聚餐的人里多了一个不是立海大的人。

所有人的视线同时落在了切原脸上,切原被看的有些慌,手指指着自己,“我、我说错什么话了吗?”

“ピヨ,”仁王勾住切原的肩膀,用力的往下压,“赤也你认为木手是什么人?”

“不是仁王前辈和丸井前辈的室友吗?”

“……赤也你不是去我家玩过吗?我家只有两间房间。”

“……那木手前辈住在哪里?!”

对于这个小学弟某些方面的迟钝,仁王已经觉得有些绝望了,“当然是跟文太住一间啊!”

“哦……诶?诶?诶?!为什么?!”

“赤也不知道文太在跟木手君交往吗?”幸村咬着筷子尖,笑着对切原丢下一颗重磅炸弹。

“诶?!!!!!!!!”震惊的视线在木手和丸井身上来回,切原这才发现除了自己其他人对于这件事情都是平静的没有任何反应,“大家都知道?!”

“我以为丸井君和木手君交往的事情在高中毕业的时候切原君就应该知道了,”柳生推了推眼镜,视线盯着切原,“切原君就不奇怪高中毕业的时候木手君也在吗?”

“诶?!你们高中毕业的时候就交往了?”切原震惊的连敬语都不见了。

假装没有看到丸井偷吃自己盘子里的烤肉,木手在丸井被辣的猛灌饮料的时候把自己的那杯饮料推到了丸井那边,“不,国中的时候已经交往了。”

切原还在那边震惊的嚷嚷着,这边已经缓过来了的丸井规矩的不去偷吃木手盘里的食物了,改为偷吃隔壁柳生盘里的烤肉,“为什么我们会有个这么笨的学弟?”

“大概因为丸井君隐藏的太好了,我们也是高中的时候才知道的。”

“不,我是国中的时候就知道了。”幸村一边看着真田终于忍不住去训切原了,一边回答。

柳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了笔记本,“精市能说一下为什么会知道吗?”

摇了摇手指,幸村冲丸井眨了眨眼睛,“秘·密。”

 

 

 

散场的时候仁王拖着已经喝醉了的切原,柳生扶着刚才喝高了抱着丸井哭了好一会儿的桑原。

“那我和木手烈就回东京了。”

“文太。”

“嗯?”

摸了摸丸井的头发,幸村笑得灿烂,“我们都在,随时欢迎你回来。”

“嗯。”冲着七个人挥了挥手,丸井转过头准备喊木手,就被木手牵起了手。

“我们回家吧,丸井君。”

 

 

 

回东京的电车已经没有了,丸井和木手只能选择夜间巴士。

深夜的巴士上没有什么人,两个人坐在最后一排,虽然没有喝太多酒,丸井还是觉得有些醉意,靠在木手肩膀上昏昏欲睡。

“立海大的诸位感情真好。”

抬起头,丸井伸出手指戳了戳木手的脸颊,“如果木手烈在冲绳读大学的话,就该轮到甲斐君他们跟赤也一样惊讶了吧。”

“那么丸井君愿意跟我回冲绳给他们惊讶吗?”

“当然,”丸井搂着木手的肩膀,凑过去在木手唇上印下轻轻的一个吻,“甲斐君他们也是木手烈重要的人不是吗?”

木手的回应则是加深了这个吻。

“未来就请丸井君多多指教了。”


评论(2)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