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獒杀】【龙杀】标题未定 Chapter 18

请勿上升到真人

请勿上升到真人

请勿上升到真人

OOC

OOC

OOC

跟 @麻酱拌面 太太的联文……獒龙杀狗血大三角……

顺便 有人能帮忙想标题咩~


这章基本麻将太太写的 我就写了后面一点点_(:з」∠)_

来 鼓掌送给麻将太太!

==========================

Chapter 18

 

自从摊牌以后,事情就变得简单很多。张继科和马龙相继把东西运到陈玘家,尽管主人很不情愿。陈玘家是两室一厅,本来许昕没搬出去之前,向南的房间是他的,陈玘住向北那间。张继科一来就说自己喜欢向北睡,硬是把衣服和东西都塞进了陈玘房间。那马龙就只能住许昕那间。

 

但其实两人搬进去之前就达成共识,陈玘的时间是平分的。所以大多数时候陈玘还是单独去找张继科,或者马龙,毕竟主动为爱牺牲是一码事,看着爱人在别人怀里是另一码事。

 

周五接近下班的时间,对于普通人是难得的休息日,但是对有的人就不是。

“哎~!又周五!”陈玘瘫着四肢陷在转椅里,一副不想面对的烦躁样子。

“陈经理,晚上跟龙经理去哪里Happy呀?”小姑娘想起中午来找陈玘的马龙,尬聊道。

“咦?不是跟张经理约了看电影吗?”这世上不会看眼色的人太多了。

连瞪都懒得瞪,脑袋倒在椅背上,颠倒的视线里出现两条大长腿。

“玘哥,走吗?”马龙弯着腰,微笑着捏捏他的脸。

噌的坐起身子,陈玘认真的伏在案上,捏着几张稿件“恩,你先去,我事情弄完就来。”

一双大手伸过来,直接从他手里抢过倒拿的文件一股脑塞进公文包,把他从桌子上拽起来丢给马龙。“回去也能弄啊。你先带他下去,我去开车。”

 

按规定一、三、五是属于张继科的时间。所以吃过晚饭,陈玘只好乖乖回到自己房间,爬上床和早就准备就绪的张先生并排坐在床上,关上灯,拉下帘子,……看电影。

两个人看的是期待已久的“厉鬼将映”,陈玘是属于看鬼片和爱情片一样,都没啥感觉,就跟喝酒要配花生一样,电影就是他饭后零食搭配的一个消遣。张继科就是找虐型,尽管每次都是他找的片子,真的看起来就越来越往陈玘后面缩。

这次也是一样,片子刚开始就进入正题,张继科从开始就一手勾着陈玘的腰,半躺着好让脸歪在陈玘肩膀后面,从他脖颈间看主角怎么一次次逃脱虎口。

刚开始陈玘对于张继科一个178的大高个躲他身后看鬼片的很不适应,但是时间长了也见怪不怪,自顾自地往嘴里塞着玉米卷不去理他。就是看到紧张的地方,总有人往你脖颈里喷粗气,让人怪不舒服的。陈玘有时候也扭一下,表示不满,张继科注意了下,一会儿又故伎重演,陈玘也就随他去了。

可能这次片子确实有点太吓人了,不光陈玘看得连玉米卷都忘了吃,就连张继科双手箍着他的腰都有点紧得让人喘不上气,贴在他背脊后面的胸膛僵的厉害,像块钢板似的。随着屏幕上的画面切换,覆在陈玘眼虹上的光斑也跳跃着,他全神贯注的样子让张继科舍不得挪开视线。

手伸进T-shirt下摆的时候,陈玘拿玉米卷的手顿了顿,接着继续往嘴里送吃的,粗糙的大手覆盖上软软的肚子,那里微微的鼓着,温和温暖的,还能感觉到一呼一吸间肚皮缓缓的收缩。热量从掌心到肚皮在两人间传递,张继科忍不住将另一只手也从环到他肚子上,手掌交叠着将他拥在怀里。

一时间房间里充满着温馨的氛围,近乎完美,除了电视里女人上吊的尖叫和陈玘不合时宜的嚼着玉米片吧唧吧唧的声音。

想到这里,加上从陈玘身上飘来一阵像黄瓜味的沐浴露,清香的,搭着他本身暖烘烘的味道,张继科忍不住在他脖子上啃了一下。

嗷的吃痛声,陈玘忿忿瞪了张继科一眼,嘴里还鼓着半边没咽下去的玉米片,狐疑的眼神减慢了咀嚼的速度,在张继科以为自己的暗示很明显时,从玉米包装里发出一阵西里索罗声,然后陈玘抓出一把玉米片送到张继科嘴边。

 

马龙看了看时间,已经晚上11点,虽然隔壁房间的动静不小(反正张继科晚上动静一直不小)但他还是决定睡了,明天睁开眼玘哥就该是他的了。

所以当房门被推开,看到顶着一头鸡窝般乱的头毛,抱着枕头进来的陈玘,马龙反射性的看了眼钟,11:05分,还以为钟坏了。

陈玘冲着隔壁房间吼了一句“张继科你给我滚蛋!”,重重的关上房门还上了锁,哒哒哒的跑到马龙床边,一踢拖鞋整个人连着枕头就往马龙怀里扑。

抱了个满怀,马龙抽出夹在自己和陈玘中间的枕头,看着陈玘气鼓鼓的脸颊,忍不住伸手轻轻捏了一把,“又怎么了?不是跟继科在看电影么?”

这个又字用的非常好,陈玘皱起了眉头,开始噼里啪啦的控诉张继科,“他、他混蛋!看、看电影就看电影,瞎摸什么摸!”

停下了偷偷抚摸陈玘后腰的手,马龙一脸正气,“所以你们就吵架了?”

“才、才不是!说好的三天只准做两次,我、我都帮他用嘴……”说到这里,陈玘住了嘴,“他还得寸进尺!”

前面一天是马龙,再前面一天是张继科,两个人晚上都折腾过陈玘一番,马龙亲了亲陈玘的额头,搂住了陈玘,“好了好了,别生气了。”

哄了好一会儿,陈玘才消了气,从马龙身边捡了自己的枕头放在马龙枕头旁边就躺了上去,从床头柜上摸到马龙的手机,解锁以后就开始玩游戏。

 

 

 

 

床头柜上的闹钟时针和分针重叠的时候,陈玘还在玩游戏,手机刚好响起了电量不足的提示音,啧了一声,陈玘就把快没电的手机扔还给了马龙,钻进被窝里准备睡觉。

才刚闭上眼睛没几秒,身边的马龙就凑了过来,陈玘顺势窝进了马龙怀里。

睡着睡着陈玘就睡不着了,马龙的手在陈玘身上四处游走,试图挑起陈玘的情欲。

“龙仔!”瞪了一眼马龙,但是陈玘这样双目含着情意的样子只能让马龙觉得喉咙发干,喉头忍不住动了动。

“现在已经是周六了,你是我的了。”

“说好的三天只许做两次。”

“周四一次周六一次,就两次,”压住陈玘反抗的手腕,马龙快速的脱掉了陈玘身上的睡衣,“犯规的是张继科不是我,玘哥你不能欺负我。”

“谁、谁欺负谁?!”

大好的时光不想浪费在跟陈玘纠结上面,马龙干脆用吻封住陈玘的话。

 

 

 

一觉醒来,马龙看了一眼另外半张床上空了的位置。

看起来陈玘又生气了,也对,自己昨晚折腾陈玘到快三点才让陈玘睡觉,陈玘不生气才是怪事。

想到昨晚,马龙忍不住弯起了嘴角。

 

 

 

再次醒过来已经是快下午了,马龙起了床,刚到浴室门口就看到了面色不善的张继科。

“你犯规了。”

“先犯规的是你,”马龙理直气壮的反驳,“周三周四都做过了,你自己昨天犯规了。”

“……”张继科理亏,转过头看了看关上的卧室门,“玘哥还在生气?”

听到了关键字,马龙马上盯住了张继科,“玘哥没在你那儿?”

“昨晚去你那儿了就没回来……什么?!”

离家出走,这四个字马上浮现在两个人的脑海里。



评论(10)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