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獒杀】【龙杀】标题未定 Chapter 14

请勿上升到真人

请勿上升到真人

请勿上升到真人

OOC

OOC

OOC

跟 @麻酱拌面 太太的联文……獒龙杀狗血大三角……

顺便 有人能帮忙想标题咩~


不知道会不会翻车_(:з」∠)_

=============================

Chapter 14

 

 

 

 

半个月的时间过得很快,陈玘原本预计的旅行计划只完成了五分之一不到,每到一个新的地方,迅速融入当地的氛围,节奏或快或慢,自然风景或者人文景观,全部都让陈玘觉得美好。

假期一到,陈玘就发了一封离职的邮件给董事长,经过百般劝说,陈玘才同意了停薪留职一年,一年以后乖乖回去上班。

一年也够陈玘四处游玩了。

马龙和张继科的手机号码已经拖黑了,微信也删掉了。

似乎这个世界上除了许昕,就不再有任何联系的人一般。

陈玘享受着这样的自由。

 

 

 

马龙和张继科原本以为陈玘出去玩个十天半个月的就会回来,但是当董事长说出陈玘停职留薪一年的时候,两个人都傻了,开完会第一时间打电话发消息给陈玘,结果都是一样,两个人都被拖黑了。

张继科想不明白怎么陈玘就这么跑了,马龙也想不明白。

两个人相互把责任推给了对方。

 

 

结果马龙还没来得及揍张继科,张继科先被人揍了。

难得的一天,大家都完成了工作早早地回去了,只剩下张继科和马龙两个人。

相互对视了一眼,两个人同时把头瞥向另一边。

还没来得及相互开口嘲讽,公司的门就被推了开,许昕冲了进来。

“许昕?”张继科刚开口,就被迎面来的一拳击中了脸。

马龙怕许昕被保安带走,刚想要上去拦,结果也被揍了狠狠的一拳。

“你们!你们两个混蛋!”

“我哥!我哥都是被你们逼的!你们两个混蛋把我哥还来!”气急了的许昕也不管自己一个人打不打得过两个人,手脚全上的往两个人身上揍。

一部分是因为心虚,一部分是因为许昕是陈玘的弟弟,张继科马龙两个人被许昕揍都没有还手,直到许昕自己揍到没力气了才离开。

捂着被打得肿起来的脸,张继科倒吸了口冷气,啐出一口血沫,许昕下手一点都没留情,真的是全往自己脸上招呼。

许昕倒是没怎么打马龙的脸,只是给他肚子的一拳分量不轻,现在还觉得肚子里翻江倒海的疼。他也知道相比许昕真实的怒气,这一拳都是看着往日的情分给了个“友情价”。

两人看看对方狼狈的样子,又看看自己的,最先是张继科哈哈大笑,马龙一愣,也接着笑起来。碍于同事关系一直没做了断,现在四舍五入两人也算打过一场了,虽然是许昕动手。

马龙向坐在地上的张继科伸出手,对方略一迟疑就痛快的握着他的手站起来。

“走吧,喝一杯。”

 

 

 

联系不上陈玘,连唯一能联系上陈玘的许昕都不理两个人了。

失去同一个目标,两个人好像突然失去敌对的立场,倒能安安心心坐下来喝一杯了。

半瓶老酒下肚,话头就多起来,尤其是说到陈玘。张继科絮絮叨叨的说着陈玘是如何来招惹他,结果自己从美国回来千辛万苦找到他公司,撸起袖子用一年时间干到和他平级,好不容易接近他,得到他……到头来竟然把他张继科当一夜情?

“你、你来评评理?”将桌子拍的啪啪响,张继科大着舌头苦闷地喊,完全无视周围人好奇的眼神“至少你和他谈了四年,他的人,他的心,都是你的,我有什么?”

马龙苦笑着摇摇头,他面前空了一瓶白酒,脸上还是不显酒气。酒量深不见底。

“你要不要听听我的故事?”

微阖的双眼渐渐清醒,在马龙平静的叙述中,张继科的手边就这么僵在嘴边,连酒都忘了喝。他的美国思维完全被这消息震撼到,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他“你是说你们谈了四年,他还没碰过你?”

“唯一一次还是几个月前,从你家回来以后”马龙闷闷的将手里的酒一饮而尽“我把他睡了。”

很久时间,两人谁都没有开口,刚刚听到的信息量够他们消化的。过了良久,张继科拍拍马龙的肩膀,千言万语汇成一句“辛苦了,兄弟。”

这时候倒是他们第一次有种同病相怜,深深理解对方的感觉。

“后悔么?”马龙冲着张继科举起了酒杯。

喝了一大口酒,张继科呼了一口气,“你后悔么?”

“我不后悔我做的事情,但是我后悔伤了他。”

“我也是。”

张继科点了根烟,那是陈玘习惯抽的牌子,马龙也伸手拿了一根点燃。

“上次我去找许昕,他态度已经好点了,但是还是不肯告诉我玘哥在哪儿。”

“我也是。”

 

 

 

许昕的气差不多快半年了才消掉,看着三天两头往自己家跑,问问陈玘新消息的马龙和张继科,从一开始的愤怒到后来的无奈,许昕知道面前这两个人对陈玘是真心的,只是都用错了方式。

当然,许昕是不会承认这些事情中陈玘也有错这件事情。

最终还是心软了,给了两个人看陈玘的朋友圈。

陈玘的朋友圈里全部都是全球游玩的照片。

最新的一张照片在澳大利亚,陈玘抱着一只无尾熊笑得灿烂。

靠着许昕给的消息,两个人立马买了最近的航班,风尘仆仆赶到的时候,陈玘已经退房离开了,去了哪里连许昕都不知道。

 

 

 

“玘哥回来以后,朋友可以继续当。但是要我把他让给你,免谈。”

“谁用你让,”张继科看了一眼坐在自己床上的马龙,嫌弃的推开,“下去。没换衣服不要坐我床上。”

“你这洁癖真受不了。”马龙刚从床上站起来,张继科立即换了一套床单。

“不跟你闹了,”马龙拿出手机,上面是许昕发过来的照片,“玘哥现在在米兰,我下午三点飞米兰接他回来。”

“我也去”张继科掏出手机开始订票。 

“这次你不用去,在机场等着接我们吧”马龙往门口走去。

门合上前,听到身后那句“做梦”,他笑了。

抬头望着湛蓝的天空,马龙心想:玘哥,这次一定要等我,马上就来接你。

 

最终他们也没有接到陈玘。每次赶到当地,陈玘都是快一步离开了,但是谁都没有放下追逐陈玘的脚步。

 

一年的时间说快也不快,说慢也不慢,就在这样追逐的过程中度过了。

收到董事长陈玘下周返岗的消息的时候,两个人甚至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在马龙家里,张继科已经熟门熟路的拿了酒自顾自的喝了起来。

“玘哥要回来了,要是他还在生气怎么办?”

“有什么怎么办的,道完歉,接着追啊,”张继科喝光了杯里最后一口酒,又给自己倒了满满一杯,“怎么,你要放弃?那我就不客气了。”

马龙笑了一声,拿起酒杯晃了晃,“我不会放弃。”

“还想争?”张继科挑起眉毛看着马龙,他知道马龙的话并没有说完。

“不,与其我们两个人争来争去,不如……”

 

 

 

回到久违的故土,陈玘笑着扑到了来接自己的许昕身上,一路听着许昕的抱怨和唠叨回了家。

许昕的家里也没有什么变化,就是房间里多了些陈玘从全球各地寄过来的纪念品。

时差还没倒过来,陈玘把行李丢给了许昕,就回房间睡觉了,自然没有注意到许昕在自己背后偷偷打着电话。

睡了整整十三个小时,陈玘才终于睡饱了,起了床。

已经是傍晚了,陈玘打着哈欠走出了卧室,“昕仔,我饿了,有什么吃的么?”

“马上就好了,玘哥你再等会儿。”

“哦,”陈玘晃悠着去了浴室刷牙,后知后觉的意识到刚才跟自己说话的人居然不是许昕,掬了把水冲了冲脸,就就冲出了浴室,“龙仔?你、你怎么在这里?”

马龙正在把烧好的菜端到餐桌上,神态自然的就像在自己家一样。好像从来没有发生过那些事,而他也从来没有离开过一样。

环视了一圈没有看到许昕,陈玘立刻明白怎么回事,许昕这个吃里扒外的居然把自己的亲哥卖了。

原本跑出去一年,他已经不再生他气,但是冷不丁的看到马龙,还是会条件反射的想要逃回房间,手还没碰到把手,就被马龙从背后揽着肩膀推到了餐厅。

“睡了那么久都饿了,都是你喜欢吃的。”

就在他以为马龙就是今天最大的惊喜时,另一个人缓缓从厨房走了出来,陈玘的眼睛越瞪越圆,要不是马龙在后面扶着他,就得整个人倒退着贴到墙壁上去当海报了。

“你、你怎么在这儿?!张、继、科!” 

此时张继科穿着一件和他气场完全不搭的鲜黄色的小老虎围兜,捧着一盆热气腾腾的鱼放到桌上,然后抹了抹手,抬起头和他对视。有一瞬间陈玘觉得他看自己的眼睛亮了亮,又很快垂下去,像压抑着什么一样,慢慢的退到桌子的另一边。

想要理直气壮的拒绝,肚子却咕咕的叫了起来,要跟这人生气也没必要跟自己过不去,陈玘决定遵从内心(肚子)的声音坐在了椅子上。

马龙说的没错,张继科烧的一桌子的菜都是陈玘喜欢的,好久没有吃到中餐,在外面游玩的时候有的时候也会去中餐厅,但是改良了的中餐怎么都不合口味。

原本只想吃两口就跑的陈玘忍不住肚子里的馋虫,连吃相都顾不得了。

马龙和张继科就这么站在桌子的另一边,安静的注视着他,好像在观赏一个成真的美梦。

 

 

饱的摸了摸已经鼓起来的小肚子,陈玘打了个饱嗝。

听到对面的轻笑声,陈玘不乐意了,很公平的各瞪了两个人一眼,然后哼了一声就回房间了,还把门重重的摔了一声。

隔着门,陈玘还不忘对外面的两个人吼了一声“你们两个赶、赶紧从我家滚出去!”

 


评论(7)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