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獒杀】【龙杀】标题未定 Chapter 12

请勿上升到真人

请勿上升到真人

请勿上升到真人

OOC

OOC

OOC

跟 @麻酱拌面 太太的联文……獒龙杀狗血大三角……

顺便 有人能帮忙想标题咩~


不知道会不会翻车_(:з」∠)_

=============================

Chapter 12

 

 

 

 

陈玘没来上班,马龙看着陈玘空着的位置皱了皱眉,听说昨晚他们聚餐以后又去酒吧喝到半夜,不少人都请了假在家休息,包括陈玘,包括张继科。

打了个电话给陈玘,没人接,马龙又打了个电话给许昕。

许昕倒是很快接电话了,但是一被问到陈玘的事情,就结结巴巴的顾左右而言他,只说陈玘在家睡觉。

挂了电话,马龙跟经理请了个假,开车直奔许昕家。

敲了一会儿门也没人来应,马龙又打了几个电话给陈玘。

 

 

 

陈玘头疼的不行,被马龙的电话吵醒的时候觉得脑袋都快炸了。

揉着太阳穴,刚走到客厅那,就被镜子里照出自己的样子惊了一下。

习惯在家穿短袖短裤睡觉,陈玘也没在意,现在一照镜子才发现自己露出来的腿上跟手臂上都有张继科留下的痕迹,赶紧回房间换了一身长袖长裤。

打开门看到马龙的时候,陈玘莫名的觉得有点心虚。

“龙、龙仔你怎么来了?”

“许昕电话里说的不清不楚的,我来看看你。”

看到陈玘脸上不正常的潮红色,马龙伸出手摸了摸陈玘额头,有点烫手。

“玘哥你发烧了?”

“嗯?”混沌的大脑思考都慢了半拍,陈玘眨了眨眼睛。

推着陈玘回了房间,马龙又去客厅找了半天才找到医药箱,拿了体温计和酒精棉花回到陈玘房间。

陈玘已经躺回床上裹着被子了,推了推陈玘,马龙把体温计塞进了陈玘嘴里。

“小心点,别咬破了。”

“唔……”

 

 

 

“三十八度,有点低烧,”马龙晃了晃体温计,擦干净以后放回了盒子里,“我去给你拿药。”

“不、不要,”陈玘埋在被子里开口,话语隔着被子有些模糊,“我、我睡一觉就好了。”

还是不放心,马龙哄着陈玘吃了药又喝了水,才让陈玘睡过去。

 

 

 

到中午了,马龙点了一份粥,外卖送到的时候陈玘也差不多醒了,走过去摸了摸陈玘额头,确认温度没有早上那么高了,马龙才松了口气。

“吃点粥?”

摇了摇头,陈玘试图回到被窝里,“我还想躺一会儿,腰疼。”

看着陈玘赖皮的样子,马龙无奈的笑了笑。

在客厅吃了一碗粥,马龙端着另一碗进了房间。

陈玘已经把被子卷成一条,整个人抱着被子,腿压在被子上。

只有生病的时候的陈玘才会那么可爱,马龙笑着把粥放在了床头柜上,转身去给陈玘盖好被子。

因为睡姿的问题,陈玘后腰那边的睡衣掀了上去,露出一截腰肢,马龙怕陈玘刚退烧又着凉,想要把陈玘的睡衣拉好。

手刚碰到睡衣下摆,马龙的手就停住了。

陈玘露出的后腰上有着明显的指痕。

把睡衣继续往上掀开,露出了更多的痕迹。

 

 

 

这时候陈玘也醒了,迷迷糊糊的看着马龙,喊了一句“龙仔。”

这样无辜的样子除了自己,陈玘还给谁看过?

马龙觉的所有的血液都像是一股脑儿冲向了大脑,刺激的神经发疼。

想到早上B组的人说的昨晚陈玘送张继科回家的事情,马龙怒火中烧,一把拉起陈玘手,陈玘挣扎的时候领口的扣子松开了,脖子上和肩膀上也是清晰的吻痕。

“是张继科对不对?!”

或许是被马龙的口气吓到了,或许是本身就有点心虚,陈玘挣扎了一下就放弃了。

“龙仔你松手。”

“我不松手!为什么?!”

“什、什么为什么?”

“为什么是张继科?!他到底哪里好了?!”愤怒占据了所有的情绪,一想到陈玘在张继科身下呻吟喘息的样子,马龙就觉得自己快要疯掉了。

“都是成年人了有什么奇怪的?”越是心虚越是要给自己找理由,陈玘的手腕被马龙捏发疼,“龙仔你先放开我。”

“不放,我不放手!放开了你就去找张继科了对不对?!我哪里不好了?!我哪里比不上张继科了?!”马龙的双眼因为愤怒而充血发红,看起来有些吓人。

第一次看到马龙这样愤怒的样子,陈玘也有些慌了神,在马龙伸手去扯自己睡衣的时候才反应过来要反抗。

还在发烧的身体怎么敌得过盛怒之下的马龙,没一会儿身上的睡衣就被马龙扯掉了,露出的光裸身体上的痕迹清楚的说着昨晚发生过的一切。

“这里,”手指按在脖子上的吻痕上,马龙用力一按,就听到陈玘的痛呼,“还有这里,都是张继科留下的。”

“马龙!你、你发什么神经?!疯了你?!”

“疯了?我是疯了,”盛怒之下还能笑出来,马龙狠狠的掐着陈玘的手臂,压制着陈玘微弱的反抗,“我是疯了才让张继科有机会靠近你!”

凑过去吻住了陈玘,舌尖被陈玘咬破,嘴里弥漫开血腥味马龙都没有放开陈玘,最后还是陈玘自己放弃了反抗。

“你不爱我了吗?”

不爱了,陈玘想要这么回答,但是看着马龙通红的双眼里似乎快要哭出来的样子,心里一疼。

怎么会不爱呢?爱了那么多年的人,即使分手了还在爱着对方,即使分手了还照顾着对方,怎么能说得出口不爱的话。

“你还爱我的对不对?”松开了手,马龙弯下腰亲吻着被自己捏红的手臂,抬起头看着陈玘,“玘哥我们和好吧。”

幻想了那么多次的话,却在这样的场合被马龙说了出来,陈玘觉得鼻尖一酸,眼眶发热。

知道陈玘已经不会再抗拒了,马龙伏在陈玘身上,亲吻着张继科留下的痕迹的皮肤,用力的吮吸着已经有了的吻痕,想要用自己的痕迹盖掉那些刺眼的痕迹。

 

 

 

还在低烧的身体有些烫,马龙的手抚摸过的地方似乎能带来一点清凉,陈玘不由自主的缠了上去。

被折腾了一夜的身体很容易就接纳了马龙的占有,酸疼的双腿被马龙抬高,在马龙的撞击中陈玘渐渐失了理智,被情欲完全攻陷,沦陷彻底。

在陈玘心里马龙一直是温柔的代名词,第一次见到这样凶狠的样子,陈玘心里有了别样的情绪。

对马龙的愧疚心让陈玘紧紧的抱着马龙的肩膀,被冲撞的狠了,指甲就在马龙后肩留下了抓痕。

到后面陈玘已经不知道自己在想些什么了,只能攀附着马龙的身体,被翻来覆去的折腾,嘴里除了呻吟已经吐不出任何只言片语了。


评论(6)

热度(17)